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視力?;ぃ?img onClick="ChangeColor('#f8f5b0')" border="0" width="13" height="13" alt="" src="/images/1085/color1.jpg" />
煤電發展面臨多維挑戰
日期:2019-04-28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  ●僅環保治理,煤電度電成本平均增加約5分錢,按2018年全國煤電發電量4.5萬億千瓦時計算,燃煤發電企業每年多付出成本超過2000億元,目前國家在電價中補貼約3.7分錢/千瓦時。

  ●2015年以來,東中部新增煤電裝機9600萬千瓦,占同期全國新增煤電裝機的61%,目前東中部煤電裝機總量6.2億千瓦,占全國煤電總裝機的62%。
  ●2018年我國風電、光伏發電平均度電成本分別降至0.35—0.46元、0.42—0.62元,已接近西部、北部煤電脫硫標桿上網電價。
  煤炭是我國最重要的化石能源,剩余探明儲量2440億噸,按目前開發強度只能開采38年。用好煤炭資源、發揮煤炭作用,對保障國家能源安全、實現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。發電是煤炭集約高效使用的最主要方式。目前,我國煤電裝機10億千瓦,占全國總裝機53%。今后較長一段時期煤電仍是我國的主力電源,但也面臨碳排放、環境、成本等諸多約束。

碳減排和污染防治任務艱巨


  燃煤發電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煙塵等污染物,給我國碳減排和環境治理帶來巨大壓力。
  在碳減排方面,我國對世界作出莊重承諾: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并爭取盡早達峰;2030年,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%—65%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%左右。煤炭產生的二氧化碳占全社會總排放量的80%,其中電煤燃燒排放占總排放量的43%,“控煤”是實現碳減排關鍵,限制發電用煤是必然趨勢。采用碳捕捉與碳封存方式,解決煤電碳排放問題,技術還不成熟,而且投資大、運行費用高,不經濟。
  在環境治理方面,長期以來我國環境污染問題突出,特別是東中部地區霧霾、酸雨嚴重。2017年長三角、京津冀、珠三角地區的平均霾日數分別為53.3天、42.3天和17.9天。為治理污染排放,近年來我國電力行業在常規脫硫、脫硝和除塵等環保措施基礎上,對7億千瓦以上的煤電裝機實施了超低排放改造,取得了積極成效,但也付出代價。僅環保治理,煤電度電成本平均增加約5分錢,按2018年全國煤電發電量4.5萬億千瓦時計算,燃煤發電企業每年多付出成本超過2000億元,目前國家在電價中補貼約3.7分錢/千瓦時,顯著增加了全社會用能成本。
布局不合理


  2015年以來,東中部新增煤電裝機9600萬千瓦,占同期全國新增煤電裝機的61%,目前東中部煤電裝機總量6.2億千瓦,占全國煤電總裝機的62%。長江沿岸平均每30公里就建有一座發電廠,南京到鎮江平均每10公里就建有一座發電廠。東中部地區煤炭資源有限,探明儲量僅占全國的12.6%,需要大量從區外遠距離運煤,既不經濟,也不環保。煤炭經鐵路、公路、港口長途運輸和堆放,還造成污染。
  另一方面,東中部地區土地資源緊張,環境污染嚴重。東中部單位國土面積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為西部的5.2倍,全國100多個重酸雨城市主要集中在東中部。遠距離輸煤,在東中部建電廠,將進一步加劇煤電運、環境、用地等矛盾。打贏藍天保衛戰、建設美麗中國,優化全國煤電布局,壓降東中部煤電勢在必行。但從目前看,東中部煤電遠遠沒有得到有效控制。
競爭力日益下降


  成本低是煤電的重要優勢,但隨著技術進步和規?;⒄?,風電、光伏發電經濟性快速提升,煤電將失去低成本優勢。2018年我國風電、光伏發電平均度電成本分別降至0.35—0.46元、0.42—0.62元,已接近西部北部煤電脫硫標桿上網電價。由三峽集團等投資建設并于2018年底并網的青海格爾木光伏項目平均電價0.316元/千瓦時,低于青?;鸕綾旮說緙?.325元/千瓦時。國家電力投資集團烏蘭察布風電基地600萬千瓦示范項目,是國內首個風電平價上網項目,不需要國家補貼。若計及碳減排成本,煤電的經濟性將更差。
  煤電發展已經面臨多方面、根本性的挑戰,需要認真研究、反思,找出切實可行的轉型之道。解決煤電發展問題,是電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,關鍵要控制總量、優化布局、轉變功能,為清潔能源發展騰出空間,促進能源結構由化石能源為主向清潔能源為主轉變。
  要嚴控新增規模。從世界范圍看,主動棄煤的國家不斷增加。除波蘭和希臘外,歐盟各國承諾2020年以后不再新建燃煤電廠;西班牙、法國、英國、加拿大分別計劃2020年、2021年、2025年、2030年前關閉燃煤電廠。為兌現國家碳減排承諾,實現本世紀末全球溫升控制在2℃目標,我國承擔了巨大的碳減排壓力,必須加快壓降新增煤電規模,確保煤電裝機2020年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,2025年前后達峰(12.5億千瓦),2035年后不再新建燃煤電廠(機組),2050年降至6億千瓦左右,比當前減少4億千瓦。
  優化煤電布局。下大決心嚴格控制東中部煤電規模,2022年后,東中部地區不再新建煤電,新增煤電全部布局到西部和北部地區,建設大型煤電基地,通過大電網將煤電與風電、太陽能發電打捆輸送至東中部地區。到2030年,東中部煤電占全國的比重從2015年的65%下降至50%左右,新增電力需求主要由區外送入。
  提高煤電調節能力。從世界范圍看,煤電正逐步向調節性電源轉型。2018年4月30日,德國實現全天64%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,大部分火力發電廠當天停運,僅保留部分機組作為調節電源使用。隨著清潔能源快速發展,煤電向調節性電源轉型的速度將比預期更快。我國應加大煤電靈活性改造力度,加快實施煤電機組調峰能力提升工程,推動存量煤電逐步由電量型向電力型轉變。

打印】 【御龙在天升级攻略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